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中马堂论坛马会特 > » 信息列表中马堂论坛马会特

陈赓日记(一九三八年九月)

发布日期:2022-08-03 22:56   来源:未知   阅读:

  昨晚,我破路部队在水深泥滑中,模索工作,战士勇气百倍,特别是我七七二团破坏狮子营与获嘉间铁路,在敌人炮火不断射击下,仍坚持作业,计破路约二千三百米,路基全部掘毁,卸下铁轨一百二十余条,全部运往他处水沟内,其余轨道或将螺丝卸下,或将接合处破坏,烧枕木约千根。拂晓前安全撤回。补团担任破坏修武与狮子营间铁路,因阻于大水,延误时间,先头到达铁路,即近拂晓,仅破坏一小段。但该团不甘落后,自请今晚务必完成任务。

  为有力配合友军作战,打击敌人进攻潼洛的计划,刘电令我们移道清线西段,破坏交通,袭伏敌人。因此,今日全部移大东村及其附近,到达时,即协同县府及道清游击队派出侦察,分段侦察修武至博爱线情况。旅部住段湾。

  敌人在道清线西段戒备甚严,由修武至博爱,每一车站,每一桥梁,均有守备,并均设铁丝网、地雷等防御物,车站与车站之间,火力均可联系。破坏绝不能似道清东段之那样顺利,必须有周密的侦察及详细的计划。但我们为了配合友军作战,破坏敌人向潼洛的进攻,绝不能等候。因此,决心明晚以七七二团与补充团大举破坏修武至狮子营间之交通。据报,经我二日与三日连续破坏,昨日仍无车行。

  为了配合友军作战,确实截断道清线,创造敌人的困难,昨晚要算是第四次大举破坏道清线了。选定修武至狮子营段,因为这是敌人警戒较薄弱的一段。我发动群众共千余人,二十二时开始破坏,今晨三时撤退,工作六小时,共计破路约五千米,内中为我彻底掘毁路基者约二千五百米,其余仅卸下铁轨,拔去道钉,拆去枕木。共烧毁枕木二千余根,铁轨道钉尽为群众运往他处埋藏,砍断电柱百余株,电线由群众运回。又炸毁王庄附近之五孔桥及花庄之八孔桥,并烧毁前次被我破坏、用枕木暂时填持的两座木桥。这次破坏,非常彻底,在三日内无论如何无法修复。二日晚的破坏,修复未及一日,又遭此严重破坏,敌确有疲于奔命之势。我们总是继续不断地破坏,让这条疯狗狂吠吧!

  道清线今日仍未通车,仅由焦作西开火车一列,计车厢五节,载日兵百余名,被我补团派出游击之一连截击,日兵下车应战,当被我击毙三名,重伤二名,车仍退回焦作。我亦伤亡各修、狮段敌以铁甲车掩护修路,路之南北均有其步兵掩护队,六里以内高苗尽被砍尽。我游击部队无法接近,仅鸣枪骚扰而已。

  七七二团病员突然增加,个别的连竟有五十余名之多,至少亦达二十余名,药品全无,无法医治,确是一件最困难的事。我们的部队半年来几全是行军作战,尤其是几次冒雨行动,消耗体力过度,不能不说是致病主要原因之一。在持久艰苦的战斗中,为了保持部队的战斗力,确有稍事休息整理,恢复体力的必要,当以此意电刘。

  今天是我们在道清线上的第五次大举破坏。大东村上,正规军,游击队,村前村后,沙滩田野间,到处集结着人群。村内的小贩摊,一时应接不暇。从下午四时开始,一队一队均向着指定的目的地前进。不到两个钟头,村上忽告寂静,一天的紊乱与热闹变成了过去。

  天已张开黑幕,但月亮涌出高空,黑暗被其排除不少,大地变作银灰色的世界。我带领警卫员与通讯员,踏着影儿向着预定的指挥阵地前进。登上山门口之右翼高地,时间已是二十一时。除了远处百间房的十几盏路灯闪着微弱的光,以及田野间点缀于秋夜的虫声而外,茫茫大地几乎全在睡梦之乡。和几个通讯员看看北极星,又似望远镜当作天文台上的窥远器,看看月亮,消磨时间,等待着胜利的战斗。

  已经二十一时三十分了,为什么还没有枪炮声?正在疑问之际,忽然道清线上,从焦作到新乡,一肘炮火连夭,机枪声发自焦作、李河、待王、修武、狮子营、获嘉等车站。寂静的夜,一刹那间,成了沸腾的夜。随着山岳的震动,数千健儿勇往直前,在敌人的猛烈炮火之下,用自己的血肉去争取民族的解放。他们奋不顾身,工作约七个钟头。最后是烧枕木了,这时的道清线火光烛天,宛如一条长长的火城。毫无问题,任务已经完成。部队在胜利中撤回原地,我亦随队回大东村。

  (1)我七七二团担任待王至修武段的破路任务,敌人戒备甚严,待王与修武各有平(曲)射炮三门,以照明弹作照明,整夜不断向我密集射击。我破路作业队始终保持镇静,坚决执行命令,计破路约一千八百米,彻底掘毁路基五百一十米,烧枕木一千三百根,铁轨运往线外埋藏者有一百五十根,收电线五百余斤,电杆全被砍毁。今日二时修武与待王车站之敌各约百余向我东西对进,当被我击溃,退回原地。敌伤亡约二十余人,我伤亡三人。

  (2)我补团任务破坏修武与狮子营段铁路,共毁路一千四百米,揭毁路基五百米,烧枕木一千六百四十四根,铁轨运往线外投入水沟者二百八十六条,砍电杆十五里。七日晚被我破坏的铁桥,暂用枕木架填,勉强通车,昨晚又被我烧毁。

  (3)田、吴报告:进制.九号派一个连袭击沁、济间乐店镇。日军八九十,正在操场游戏,我以火力袭击,当伤毙敌五十余名,我仅伤一名。2.我又一连在乐店镇附近击毁敌汽车一辆。敌援军赶到,发枪百余发,死伤村民数十,我无损失。3.我又派步兵两连,配合黄枪会,昨晚袭击沁、济间之柏香镇。我占领南北两门,攻下三道工事。敌以猛烈火力截断我们一排人归路,我尽力冲杀,缴来小炮一门,炮弹三百六十发,雨衣六件,钢盔数十顶,杀敌数十名。我亡排长一,战斗员七,伤班长二,战斗员十。

  补团报告,派出之一营附工兵二班,在狮子营附近将八孔桥彻底炸毁,并将十一日晚被我破坏刚修复之木桥二孔焚烧殆尽,又铁道一段约三百米,复被我破坏。狮子营敌百余,向我袭击,被击退,我伤三人,耗费弹药五百发,敌亦伤数人。

  拂晓,焦作、李河之敌,三百余人,炮四门,坦克十余辆,企图进占我大东村。敌抵西交口,即与我补团前哨连派出之军事哨接触。该军事哨顽强抵抗,被敌包围,在包围中冲出,毙敌十余人,我仅受伤三人,失联络一人。敌进占西村以西一带高地,我补团(缺一营及一连)采取麻雀阵战法,到处向敌射击,激战三小时,敌终于不敢前进。我决心以七七二团全力由方庄经山门口突击敌之右侧。部队刚要开始行动,即得补团报告,敌已向焦作撤退。

  道清线上由于我们积极的行动,大量烧毁枕木,埋藏铁轨,敌已穷于应付,恐慌万状,沿线各站,无的鸣炮示威,现因铁轨枕木用尽,正将东段枕木铁轨移来西段修补,可见其狼狈矣!一直到今天,卧龙岗及狮子营附近破路仍未修复,通车无望。我们今晚又以两个营施行破坏,务必使其根本无法通车,严重打击其潼洛计划。集总及师给予我们截断道清的任务,我们自信能圆满完成,确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并以此作为我们今年纪念“九·一八”的实际礼物。

  我昨晚派出两个营破坏修、获间铁路。敌人戒备甚严,我破路部队刚抵距铁道附近十余里之处,即有汉奸放土炮报信,敌人预先在铁道南北两旁利用村落埋伏,预先有射击设备,并测好距离。铁道附近之土堆及小高地等处,亦尽为其炮兵射击区域。我破路部队南开始工作,敌炮及掷弹筒即一齐发射,封锁铁路线,使我无法工作。

  我七七二团之二营仍冒弹强破,仅卸下铁轨八根,并将铁路旁敌之小股伏击部队尽行驱逐,我伤数人。补团之一个营刚抵铁道附近数里之处,即与敌伏击部队遭遇,激战甚久,我伤三人及伤群众一名,失联络五人,破路不成。

  据我们昨晚破路所知,被敌修复之铁路所用枕木全系临时凑成之木板或乱七八糟之木头,勉强支持,每隔一米五,才设一枕木;铁轨接合部之夹铁亦系临时制成,每一接合部原有道钉六个,现仅一至二个,最多三个;被掘毁之路基用石头勉强填补,零乱不堪。敌之困难可想而知。

  道清线之敌确已进入非常状态,据我们所知:1.道清全线仍不能通车,仅新乡至获嘉段,博爱至焦作段,间有车来往,但车行甚慢,敌步兵随车后,步行掩护,因铁路不堪重载故也。2.敌兵巡路部队往来如梭,状甚恐慌。3.各车站敌之炮兵不断向北发炮,并在铁道附近村庄搜索我伏击部队和便衣侦察员。

  又据田、吴及我们侦察所得,沁阳、博爱之敌各一部开至焦作集结。又报,敌利用夜间由博、沁秘密东开,数目不详。今日上午敌机在薄壁、大东村一带侦察。据此,我们的积极行动的结果,已部分地调动了敌人,迫使敌人从前线运兵回后面护路。估计敌人在这几天内有向北压迫,企图驱我出境,保障其交通安全的可能。

  六八七团电:二十日以一个排在沁、济间之高村伏击由沁阳西开之敌汽车八十余辆,击毁二辆,敌伤亡七十余人,因敌炮火猛烈,我即退回。同日,该团另一连,附炮一门,在沁城东北附近向城北关及桥头之敌发炮十余发,均一一命中,城内援军赶到,我即退回,我无损伤,仅失联络一名。我对于他们这两次动作复电作了批评:“在战术方面,既找到了敌人的弱点,即应集中全力袭击,突然、迅速、干脆解决战斗,只有估计敌之力量强大于我,胜利无望,则可以实行小部队的袭扰,消耗敌人。如二十日的动作,你们若以全力突击,敌之八十余辆汽车可望全部解决,但同日在沁城东北之动作,敌有强大兵力并据有据点,我若攻击,徒招损失,因此只应以小部队的袭扰,消耗与疲劳敌人,这才合乎运动游击战的原则……”

  昨晚是配合师组织的第八次总破坏,而我们在道清线上则是第六次大破坏了(除小部的破坏袭击不计外)。我以七七二团与补充团全力集中获嘉与大召营段——主破坏段,赵支队担任新乡与大召营之间,道清抗日诸游击队则在待王以西自择地段破坏。我七七二团与补充团从昨晚九时半起,直至今早三时止,工作约六小时。这次破坏,是在敌人极度警觉,戒备严密之下执行的。敌人的炮是经过了试射的,有准确的距离测量,有固定的射击设备。在整个工作过程问,敌轰击我不止三百发。我们的作业线全部在其炮火射击之下,铁道线的两旁,弹如雨点,有时炮弹也正在铁道线上爆炸。铁锤击轨的声音,群众肩着铁轨的喧嚷与敌弹的爆炸声互相竞赛,究竟爆炸声还是淹没不了铁锤声的怒吼!敌弹爆炸的火光与我们铁锤上的火星,好象是互争光辉,终于铁锤上的火星发出了万丈光芒——堆集着的枕木被点燃了,从获嘉到大召营全线的火光,酷似一条火龙。敌人的密集射击,对于我们好象是无有其事。任务胜利地完成了。但是我们的三个英雄光荣地献出了生命,另有八个勇士被击伤而暂时失了战斗力,七七二团三营长雷绍康同志亦光荣地负伤。由于八路军的威名,我们掩护部署的周密,敌人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不知死活的伪护路皇协军,竟敢偷到我们的后面扰袭,被我们的掩护部队发觉,一个一个全部被我们俘虏。我共缴枪十九支,俘二十人,并获伪五色旗等物。

  这次破路的成绩是:获嘉至大召营段约八公里全部破坏,共掘毁路基二千数百米,烧枕木三千一百五十余根,夹铁、道钉全部运回,铁轨被运往线外埋藏者三百余根,获嘉至大召营段电杆、电线,一扫而光,并烧毁临时用枕木支架的铁桥一座。

  特别使我不能忘记的是群众的勇敢。应召参加破路的群众约二百数十人,在敌人炮弹猛烈射击之际,由于我们组织得法,他们始终保持镇静,自动地喊出“军民合作,抗战救国”的口号,搬运铁轨,破坏电线,均是得力于他们。终于有一个不知名的英雄牺牲了。最痛心的是未将其遗体搬回,此事对我们的教训很大。

  军委组织巡视团来二战区①[军委,指控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由蒋介石任委员长。]②[二战区,即第二战区,其作战区域主要在山西,司令长官为阎锡山,副司令长官为卫立煌、朱德等。],估计:1.蒋鉴于现在情势严重,急需整顿部队,改善军民关系;2.在目前情形之下,KMT死硬派可能利用这一机会③[KMT,即。],反对山西进步势力,并吹毛求疵地寻找八路军某些弱点,加以扩大或诬蔑,以削弱我八路军在全国的威信。但无论该巡视团采取怎样立场,我们必须帮助其整顿友军纪律,协调军民一致,推动其向这一方面着眼。至于我们自己的部队则应借此整顿纪律,加强战斗力,准备应付更艰苦的局面。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