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神算子00468com网站 > » 信息列表香港神算子00468com网站

“南渡北归”二十载看国际学校行业潮来潮往

发布日期:2022-08-11 20:47   来源:未知   阅读:

  岳南老师写的《南渡北归》三部曲描写了上世纪中期近四十年光景中,中国那一大批卷滚在大潮里的众生学者,伴随历史的跌宕,谱写出中国知识分子的执着。时至今日,在中国国力日渐昌盛,国民素质普遍提高的今天,我们聚焦国际教育行业,借用岳南先生“南渡北归”四个字,关注在近二十年间,发生在中国国际化学校校长身上的那些变化。见微知著,希望从一个个具体鲜活的国际教育人的经历,折射出中国国际学校行业乃至中国教育的发展脉络,以及它作用于每个教育人,每个家庭,以及每个学生身上的那些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着的改变。

  2000-2009年,中国的国际学校迎来了快速发展的上升期。这一时期,国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高净值人群不断壮大;越来越多的家庭思想观念开始转变,不想再让孩子走高考这座“独木桥”,送孩子出国读书,申请国外本科成为一个热门选择。于此同时,国际学校在经历了20世纪末的“摸石头过河”后,也逐渐明晰了自身的发展方向。

  据新学说《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统计,在这十年间新建的国际学校共271所。而各个学校也都希望抓住这一时期的红利,让自己的学校突破重围,成为行业内的翘楚。

  2008年,一通电话让一位在东南亚国际学校就职的台湾校长开启了他的北上之旅。通话的人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创始人张汝京博士,而他打电话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邀请周宪明出任由中芯国际投资建立的北京市中芯学校校长。

  在这通电话中,张汝京和周宪明对中国教育的现状进行了讨论。张汝京认为当时的教育模式给学生带来很大的学习上的挑战,考试与生升学的压力的确不小。张汝京希望办出一所培育学生好品格并快乐成长的学校,让学生可以同时开心享受成长和学习的快乐。周宪明说,这与他的教育理念十分相近。因此,两人在深入交流后一拍即合,周宪明也欣然接受了这一邀请。

  2008年,周宪明正式成为了北京市中芯学校(下称中芯)的执行校长。他秉承“快乐教育”的理念,提倡理解学生,研究学生,研究活泼高效的学习方法, 让学童学习的同时得到放松和动手实践的机会,以螺旋上升的方法不断提升, 并且鼓励学生自我管理,让学生的学习动力出于自驱力。而这也是他二十余年教育实践得出的结论。

  为了落实自己的教育理念,周宪明在加入中芯后,就一直坚持亲自接待入学的家长和学生。第一年招生时,他面谈了78名小一学生及家庭,最终录取了50人。随着报名人数的逐年增加,他号召其他校长和资深教师一起参与家长的见面会, 和家长交流教育方式及理念,确认家校双方在对孩子的培养上价值观一致,以致学生可以成为教育的“最大受益人”

  相较于之前的教育经历,周宪明作为北京中芯学校的校长,在担任北京市中芯学校的执行校董后,每天要处理的事务就更加庞杂,但他却从未减少与学生们的互动。

  同时,为了强调“家校”的概念,周宪明的校长室和学生教室紧密相邻。课间,学生们可以自由进入,向他求助、吐露心声甚至直接送上一个温暖的拥抱。这些为学生付出的岁月,他也从孩子们心中的“校长伯伯”,蜕变为“校长爷爷”,即便是在周末外出,也不时会收获学生的问候和拥抱。

  周宪明曾经参加多次诸如ERCOS等全球性的教育会议,学习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先进教育理念并应用到中芯的教学管理中。他认为,国内教育与国际教育相比,并无输赢差距之论,只是文化的差异导致了很多不同。例如学生在成长过程中,有别于我国传统教育对于孩子在产生纠纷时,老师和家长不需直接介入以命令式口吻裁决,最好是以孩子的角度询问根由,让孩子自行沟通解决,学会责任和担当,为孩子的成长营造良好的氛围。在明辨是非之后, 清楚的分析争辩的核心,教会孩子去面对处理冲突,学习包容,方为教育之根本。

  “尊重学生,轻轻讲,慢慢说。不宠溺孩子,尊重每个孩子,听取他们的意见,让他们产生归属感,在彼此尊重的氛围中快乐成长。”一直聚焦于孩子的感受和品质培养正是周宪明的教育初心。

  同一时期,还有一位校长也开启了他的南渡之旅,不过与周宪明不同,丁辉则是用另一种方式开启了他的旅程。

  2008年,丁辉将女儿送到英国,但在和女儿的交流中,他发现了一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很多中国学生对于英国的学习方式了解甚少,不少学生语言不过关、对英国课程不了解等因素让很多中国学生很难适应国外的留学生活。而也就是在这时,他对国际教育产生了兴趣。

  同一时期,随着英美加澳等留学热门国家的签证政策放开,以及中国留学市场的逐渐升温,中国出现了“留学热”,国际学校这一形式的学校开始展现出爆发的趋势。

  于是丁辉决定在北京建立公司,通过与公办学校合作建立AP课程班的形式开展国际教育。在这段与公办学校的合作期间,丁辉对国际教育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在与公办学校国际部合作时,他也发现了这份工作的魅力与困难。工作中,丁辉可以有更宽广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与此同时,由于公立学校国际班的理念、程序与丁辉的想法出现碰撞,因此他在工作过程中也产生了不适应的感觉。

  这段经历让丁辉确立了自己的教育理念——他希望自己能为学生提供一片可以让学生提前适应国外教学环境的田地。

  2014年,北京、上海、武汉等全国各地发布了限制公办学校国际班的政策,对公办学校国际班的建设按下了“暂停键”。但同时,深圳的国际学校却向丁辉抛出了橄榄枝。

  丁辉曾在之前的工作中对深圳的国际教育情况有所了解。在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时,他用“乱象丛生”一词来形容当时深圳的国际教育情况。丁辉认为,相较于北京的规范,当时的深圳出国渠道非常混乱,各类机构、公司、学校都在通过“擦边球”的方式开展留学服务。

  纵使在丁辉看来,深圳的总体情况并不能说是尽如人意,但他仍被学校的诚意打动,学校承诺可以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办学。而他对于自己的教育理想一直抱有着一份热切的渴望。因此他说服了家人,只身跨越2000多公里,来到了这片充满经济活力的华南城市。

  来到深圳后,他从多方面对学校进行了改革。通过一些列改革,学校有了稳定的教师队伍,在校生人数也达到了300人,同时毕业生成绩也逐年提高,英美名校offer也开始出现在该校毕业生的录取名单中。

  在师资方面,他重新建构了学校的师资团队。采用了骨干教师做学科带头人,老人带新人的方法不断传承的模式。

  他不光为教师请来“好师傅”,还对学校“新鲜血液”的引入提出了高要求。丁辉从各大师范院校硕士以上的应届生进行新教师的招募,在招入新教师后,则结合“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制度让新教师向骨干教师学习。在严格按照这一制度进行教师培养后,学校三年左右便能带出一批优秀的教师。

  对于课程的设置,丁辉不仅采用了模块化的课程设置,他还早于时代提出了将中国文化融入的课程设计理念。在该校实施的模块化课程中,他特意增添了一项名为“国内通识课程”的模块。此模块的课程内容包含了中国历史、中国地理、道德与法律、计算机科学。

  他认为此模块的设置不仅是响应教育行政部门的要求,还是出于培养学生“从中国走向世界”的意识。丁辉说道,如果学生连中国自己的文化背景都不了解,现代化的科技不了解,那他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个现代和未来的人。

  由于丁辉教育理念的核心在于促进学生思维方向的转变,因此他在学生管理上也贯彻了这一理念。他看到一般的国内学校总会产生“教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的现象。丁辉认为这会严重地影响学生自主性学习能力的开发。

  因此他为了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增设了讨论课,让学生可以在课堂上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另外在课后,他设置了强制性的教师预约制度。他在楼道口设置了公示牌,上面写着每位教师的空闲时间。学生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和教师进行预约。

  在预约之后,学生们可以向教师倾诉自己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在生活中遇到的疑惑、学习问题等。他提到,虽然这一制度是强制性执行,学生一开始可能会有害羞的情绪,但在适应这种制度之后,学生甚至会因为某一天没有预约到教师而感到失落。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丁辉发现深圳的国际学校增速惊人,每年都有几十所新学校被建成。在丁辉看来,即使学校数量猛增,但从事教育行业的人士也不应该忘记,教育是非盈利性的事业,是以育人为目的的事业。

  2020年之后,“双减”、《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等多项政策的落地,国际化学校进入了趋于稳定的状态。自此,国际学校也迈入了新时代。各地为了与中央政策相匹配,分别公布了当地对于民办学校的数量指标。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和遵守国家政策且实力与底蕴雄厚的民办国际化学校成为了国际学校领域的“标志物”。

  2021年,周宪明选择离开了工作13年的北京市中芯学校。因盼望推广快乐学习又可以达成较高学术成就的教育模式,能够嘉惠更多不同城市的孩子;周宪明在中芯国际教育集团工作时,曾与该集团共同探讨过是否可以建立并推广中芯教育模式。而由于中芯教育集团的特性,教育的主要对象仍为中芯集团的员工子女,推动其他城市的办学并不是该集团的主要目标。于是周宪明将目光放在了南方的城市,寻求机会。

  但这次的南渡却也并非一帆风顺。来到南方后,周宪明发现在广州,国际教育呈现了与北京和上海不同的景象。虽然广州的家长群体对于国际教育抱有很大的热情,但在另一方面,广州的家长相较于北京,对国际教育理解更多站在实用的角度,有时候误解国际教育只是为了出国。

  在一次与家长的交流中,周宪明提到全人教育的理念,很多家长对此感到非常新鲜,经过一系列讲解后,家长开始对全人教育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并对这些教育理念开始有了正面反馈。

  在另一方面,由于周宪明加入修仕倍励时间是2021年,正值《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下称《实施条例》)等新政策的落地。《实施条例》对民办学校进行了更为严格的规范,因此周宪明也需要根据政策重新制定办学策略。

  而在这次南渡的办校过程中,周宪明从零做起,总结以往任职经历和对现在任职学校的观察并重新思考,最终确立了他在广州修仕倍励外籍人员子女学校的办学思路。

  首先,周宪明提出了重点培养学校的骨干的思路。他认为,成功的办校经验应建立在完整的教师和管理团队基础上,在他看来,光是培养教师并不是健全学校的唯一方式,同时对于行政团队的培养也至关重要。他对于过去已经顺利的培养出来12个校长和园长感到非常欣慰!

  另外,他提出了家校社群的概念(建立家长村),他认为加强学校与外部的联系,在办学策略上具有同样的重要性。在提到这一概念时,他能深刻地感受到家长们对这一概念的期待。他认为学校单方面教导学生,并非孩子受教育的整全部分,家校间的沟通才能使“知识, 技能,和态度(品格与价值观)全人教育”得到真正的赋能。

  周宪明一直对国际教育在中国的普及抱有着强烈的愿望与憧憬,他也盼望国家能够提供优秀的国际教育土壤。他认为国际教育能够在中国大地培养出国际化的人才,关爱中国, 宣扬中国, 这对整个国家未来国际竞争力绝对是必要的!

  几乎是与此同时,丁辉也在2021年做出了回到北京的决定。促使他做出这个决定的起因是深圳国际化学校数量的激增。丁辉发现随着学校数量的增长,部分办学者以盈利为目的进行办学,将教育当成了赚钱的方式。面对这样的情况,丁辉感到十分困惑。在他看来,这样的行为完全偏离了教育的本质。

  另一方面,丁辉只身一人在深圳已经工作了7年的时间,回归家庭成为了他的一个愿景。因此,在收到北京大兴熙诚学校的邀约之后,他便果断地选择回到北京,通过在一所非盈利性的学校中继续完成自己作为教育人的一份使命。

  为追寻自己的教育梦想,不惜跋涉千里跨越南北的两位校长,历经十数年而依旧孜孜不倦。相信在中国发展的洪流之下,还有更多,并且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教育人投身于国际教育事业,用自己的劳动与智慧,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的国际教育发展之路。今年恰逢《南渡北归》出版11周年,谨以此文向经典致敬,向大师致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